别上了网络谣言的当!深度分析网络谣言现状!
导读

为了对当下网络谣言的现状、、谣言传播心理以及影响网络谣言传播与辟谣的因素进行全景式了解,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利用网络问卷调查法,针对全国除港澳台以外的各个省市自治区的网民进行调查,共收回有效问卷423份,年龄阶段从18岁至60岁以上的成年人均有覆盖,学历则从高中以下至博士及以上都有涉及

网络谣言普遍存在传统媒体辟谣功能凸显

根据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网络谣言被至少六成的网民所接触到,社会安全类型的网络谣言被认为最多,微信公众号以及微信朋友圈成为网络谣言传播的圈层闭环式途径,相比之下,开放广场式特点则使得传统媒体以及微博成为现阶段辟谣的主要阵地

1
六成以上的成年网民经常看到网络谣言

网络谣言的存在具有较强的普遍性,62.88%的网民认为自己经常看到网络谣言,偶尔看到的比例为37.12%,受访者中从未看到网络谣言的网民并不存在

【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2
底层安全需求凸显 投射心理强化认知

在所有受访网友中,社会安全与食药安全类被认为占比最大的两种网络谣言类型。 此外,男性与女性在个人认知上,因性别以及关注点不同而略有差异,在男性看来社会安全、食药安全以及公共政策是网络谣言中最多的前三种类型,女性则认为社会安全、食药安全以及文娱体育是网络谣言中最多的前三种类型

导致此种现象出现,主要原因有两方面:

底层安全需求凸显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对于生命安全的需求是人类最底层、、最基础的需求,一方面,根据笔者做过的2015年网络谣言研究,发现社会安全与食药安全类网络谣言确实相比其他类型谣言数量最多,而另一方面,对于某一方面的特定关注会使个体夸大此类现象,也就是“孕妇效应”,即当一个人怀孕后会觉得满大街的孕妇都多了很多,投射心理强化认知,由于对社会安全的极大关注,使社会安全类网络谣言被网民认为最多

接触习惯影响环境认知 男性与女性在网络谣言类型的判断上,尽管都认为社会安全与食药安全类网络谣言最多,但在程度上,男性却认为公共政策类的网络谣言紧随在食药安全类谣言后,占比较大,而女性则将文娱体育类网络谣言放在第三位。 此种区别其实反映了性别对网民互联网内容接触类型的差异,男性对于公共政策类内容的关注度远远高于女性,相比之下,明星娱乐八卦、、文娱体育类的内容则在女性群体中拥有更大的受众比例

3
“圈层闭环式”传播VS“开放广场式”传播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谣言已经打破了单一的传播渠道,在各个平台之间被分享、传播、溢散,但由于使用群体以及平台特性的区别,使得网络谣言在各个平台的密集度也有所不同。 根据调查,有五成以上的网友认为微信是网络谣言传播的“重灾区”,微博仅占23.88%,紧随其后的占比11.82%的论坛

【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从近几年的媒体发展来看,尽管来自报纸、电视以及广播的营收入并不乐观,而且订阅用户等广大受众群体正面临逐步萎缩的状态,但通过网民辟谣信息获取渠道的调查,发现报纸、广播以及电视仍是网友获取辟谣信息的第一大方式,占到了46.81%。排在第二位的网民辟谣信息获取渠道是微博,占比同样高达四成。相比之下,拥有大量用户的微信只排到了第三位。

微信“圈层闭环式”传播滋生谣言。 微信在传播方式上呈现出“圈层闭环式”特点:微信由不同功能的熟人圈聚合而成,同时根据熟悉程度的不同被使用者在心理接受度上予以分层,熟悉程度越高,彼此之间传播的信息的可信度也就被认为更高,一个消息从一个小圈层向数个乃至数十个其他类型与功能的圈层中不断扩散,且不易被监测到,闭环特征显著。 此种情况下,相对封闭的环境与单一的背景,为网络谣言的滋生提供了绝佳的生存与扩散土壤

传统媒体公信力仍实力不减 调查结果显示,报纸、、电视以及广播仍是网友获得辟谣信息的最主要来源,传统媒体的公信力仍旧实力不减,这与长久以来传统媒体严格的把关以及内容审核机制不无关系

“开放广场式”传播辟除谣言。 相比微信,微博的开放式特征更加明显,网民的表达可以被看作是广场上的发言,在这样的广场中,话语即权力,由于个体在社会地位、方面存在差异,使广场上个体的话语权力存在不同,部分掌握话语权力的网民承担起辟谣的职能,使辟谣信息被广场上的其他网民所了解,一人发言、信息掌握以及知名度、万众瞩目即是如此

“未转发”、、“不重视”及“难识别”

根据问卷调查显示,网民对网络谣言传播呈现出“未转发”、、“不重视”以及“难识别”的态度,对于大量存在的网络谣言,网民一方面显示出其高度的自信,漠视网络谣言的危害性,但另一方面,从实际上来讲,大量的网络谣言由于网民的转发而真实存在

62.65%的网民认为自己从未转发过网络谣言,35.93%的网民认为自己偶尔转发过网络谣言,网络谣言传播的行为敏感度底。仅有12.77%的网民认为网络谣言具有的影响很大,其余近九成网民均认为网络谣言对其生活影响一般以及没有影响。54.85%的网民认为自己只能识别一小部分或很难识别网络谣言。

这种网络谣言客观存在与网民自我认知的乐观判断之间存在的矛盾,从心理层面来讲,恰恰是源自网民对网络谣言的重视度以及危害度认识不够。 轻视网络谣言对个人生活与工作的影响,形成了一种沉浸在网络谣言氛围中的无意识,使得网民对网络谣言无法形成敏感、、敏锐的判断力

仅四成网友可以识别全部网络谣言

辟除网络谣言,分为网络谣言识别能力以及网络谣言辟除的行动能力两个层次

为了对网民的谣言识别能力与水平进行测试,本调查从真实出现过的网络谣言中抽样,共设置了五组共计25个涵盖了社会安全、食药卫生、交通出行、公共政策、类型的网络谣言,请被调查网民判断真伪。 结果显示,仅42.9%的受访者可以将25个网络谣言全部识别

【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从每组网络谣言中被误判比例最高的内容来看,公共政策、食药安全、社会安全以及生活交通类网络谣言纷纷“上榜”

辟除网络谣言,举报与周知并举。 调查显示,52.48%的网民在发现网络谣言后“可能会举报或通知身边的人”,8.51%的网民“一定会举报或通知身边的人”,即超过六成的网民会采取举报与周知并举的行动。 但相比仅四成的网络谣言识别者而言,辟谣能力仍显不足,尚待提高

网络谣言识别度的影响因子
1
男性更具洞察力 女性依赖强关系

性别对于网络谣言识别产生重要影响,并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男性网络谣言洞察力胜过女性 从性别角度来看,男性普遍拥有比女性更强的网络谣言识别能力。 调查数据显示,在5组网络谣言中,男性在4组中的网络谣言识别率均高于女性,只有1组识别率以1.59%的差距略低于女性

【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第二,女性更容易轻视谣言危害 只有9.56%的女性认为网络谣言对个人生活影响很大,相比之下,18.54%的男性认为网络谣言对个人生活影响很大

第三,线下人际关系以及社交活动更容易对女性的网络谣言识别产生影响 面对真假难辨的内容时,除了求助传统媒体以及微博微信外,女性更倾向于通过询问身边的亲人、朋友、线下具有“强关系”纽带的社交方式进行沟通求证

2
年龄与网络辟谣行动力负相关

从年龄角度来看,不同的年龄段面对网络谣言的态度也有所不同,并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年龄越大,网络谣言辟除的行动能力越弱 调查显示,面对网络谣言,年龄越大,月容易对网络谣言产生“无所谓”的心态,抱有此想法的网民比例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

第二,年龄越大,对微信的信任度越低,对微博的信任度越高 随着年龄的增加,网民呈现出对微信与微博不同的信任度,即年龄越大越容易对微信产生怀疑,而对微博更加信任【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图:不同年龄段对各个平台网络谣言集中度的认知情况

3
学历越高 谣言识别力越强

从学历角度来看,不同学历层次的网民在网络谣言识别中表现出不同特点:

第一,网民学历层次不同,易信的网络谣言类型也不同 学历在高中及以下,更容易相信从社会新闻角度出发的谣言,例如“一名男子残忍殴打孩子致使其出现脑死亡”、、当社会安全类谣言出现时,学历因素迅速被模糊,人人中招,例如“2015年天津发生爆炸后天津某商场、、超市被抢”、更容易被其相信、“成都发生巨大声响疑似化工厂着火引发爆炸”、“一男子因彩礼过多自杀”、学历在大学及以上的,更容易相信一些与公共政策相关的谣言,例如“晚婚假将取消 23天变3天”、而极具煽动性的涉及地区与品牌抗议的谣言,将高中及以下以及博士及以上的高低学历“两极”人群“击中”,背后所隐藏的刻板印象以及情绪极有可能煽动起线下行动

第二,学历越高,信心越强,谣言识别度越高从调查结果来看,学历越高的人对于网络谣言识别的自我认知越高,事实上也确实更容易识别网络谣言。与低学历凭感觉识别谣言相比,高学历更多的是通过“上网搜索或查找其他资料”等自我求证的方式识别网络谣言。

第三,低学历者偏爱社交媒体 低学历者更多从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中获取辟谣信息,大学及研究生学历者多从报纸、电视、广播、微博中获取辟谣信息,而博士及以上人群多从各类网站中获取辟谣信息

总结

根据成年人的网络谣言传播及认知情况特征,在网络谣言治理中,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切入:

一、、重点加强安全类与政策类网络谣言治理

对社会安全、食药安全以及公共政策类网络谣言重点监测、及时辟谣,同时进行阶段性的辟谣效果评估

二、、增强社交媒体自净力,发挥传统媒体权威性

微博与微信有着不一样的传播逻辑,微信由于独特的圈层闭环传播特点,使其场域内的谣言一旦扩散而受控力差、隐蔽性强,澄清谣言难度较大、相比而言,微博的广场式传播特点,使其容易具备一呼百应的功效,辟谣效果显著。 除此之外,传统媒体的权威优势依旧存在,施展传统媒体的辟谣力,放大主流媒体声音,对于澄清网络空间环境助力良多

三、、强化网民的网络谣言重视度

对危害性较大的网络谣言,媒体以及相关方面在辟谣时,除了要对真相予以澄清外,还应加强网民对网络谣言危害程度的认识,使网民具有更强的网络谣言自觉性

四、、根据需求,不同群体应区别对 待

性别、年龄以及学历都会对网络谣言的识别与传播产生影响,在网络谣言治理中,根据需求的不同,一方面,要对谣言本身予以分类,进而对其可以影响的人群进行针对性辟谣、另一方面,针对特定人群进行关注与研究,对可能涉及的高发类网络谣言持续性投入辟谣力量

【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网络谣言并非洪水猛兽,在移动舆论场中,成年人对网络谣言的传播以及认知表现出种种特点,提供了网络空间净化的思路,本研究试图通过一手的调查分析得出一些规律

但囿于精力所限,本研究不涉及未成年人群体,由于未成年人属于互联网中的“原住民”,特殊性较强,接下来的相关研究或可扩大范围,将此部分群体单独探讨,从而形成更加全面、、立体的研究图景

【重磅】别上了 网络 谣言的当!深度分析 网络 谣言现状!

(作者系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



责任编辑|张瑞

2016-06-07 15:58
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微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