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引导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全球舆情 作者:美国代顿大学管理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陈力简

编者按:“一带一路”本身就是中国提出,世界“共商、共建、共赢”的整体现代化大格局,其目的不仅仅是实现“中国梦”,也在于实现共同繁荣的“世界梦”,让沿线国家乃至辐射到全球国家形成现代化国家群体。这不仅是中国的事,更是世界的事。为此,高度重视“一带一路”的全球舆情,既是态度,更是方法。我们既要看到很可能的别有用心,固执己见的已有偏见,但更要看到世界繁荣富强的共同愿景,进而以内敛,谦虚,合作的文化理念,在全球舆情的媒体竞争中,形成可被世界接受、能被世界读懂的中国宣传模式,为“一带一路”建设塑造良好的全球舆情环境。

随着近四十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综合国力的迅速上升,尤其是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一带一路”的新型国家间关系模式,我国国家政策和国际形象已经越来越多地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整个亚洲和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从中看到了机遇。更多的个人和组织希望通过“一带一路”登上中国这趟经济发展的快车。同时,日益自信的中国企业和个人不断走出去寻求国际发展的资源和空间。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人和有兴趣的外国人以及外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来说,通过各种媒体传播的关于中国的文化、经济、政治、金融、社会人文国家形象的信息是了解中国的重要渠道。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要谈到的“一带一路”建设的全球舆情。

一、正确认识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全球舆情的现实挑战

全球舆情对于中国公民和企业来说尤其重要。2013年2月,就在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后简称国安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曝光国安局“棱镜”计划前的四个月,具有美国军方背景的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 Corporation发布了关于中国网络安全报告。虽然后来斯诺登提供的白纸黑字的证据显示美国国安局不仅窃听美国国内民众的通信,连必要的法律手续都免了,居然监控欧洲盟国的领袖手机和电子邮件,这让美国国家安全局灰头土脸了很长一段时间。

目前,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左右世界舆论的话语权仍旧掌握在西方为首的媒体集团手中。虽然近年来日益兴起的网络社交媒体搜索引擎已经成为另一种重要的信息获取方式,这些公司的服务器大多也在西方势力的控制之下。通过这些网络媒体的小动作,中国人和国家的形象同样会遭受严重的负面影响。

掌握话语权不仅能用于扭曲一个国家的形象,甚至可能造成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在五年前的阿拉伯之春中,示威者通过在美国的facebook和twitter服务器来煽动暴乱和各种犯罪行为。阿拉伯之春的直接结果是:受波及的国家经济衰退,政府失效,社会治安恶化,民生凋敝,宗教极端组织做大。

二、客观分析西方媒体运行机制和思维倾向

在斯诺登曝光美国国安局监控丑闻以后,一时间欧洲媒体和部分美国媒体也加入到对国安局的口诛笔伐中,造成客观上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倾向性报道有所收敛。可是,对于一个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掌握国际舆情不能依靠像斯诺登这样的突发事件来救场。中国政府和民间应当建立起一套完整、客观、公正的国际新闻传播体系,对于各地的热点事件发出中国的声音和客观真实报道。从更深层次来说,中国崛起不仅是经济和军事的崛起,同时也要在世界上树立中国负责任大国和文化大国的形象。在谈到这个问题以前,我们首先来看看西方媒体百年来新闻的产生机制。

西方媒体的倾向性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伴随着西方的政治经济发展形成的,有很深的历史和现实背景。我认为现在西方媒体的倾向性报道形成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人行为习惯方面的考量,第二是媒体人自己的政治取向。也就是说,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倾向性报道方式不是仅仅针对中国而量身定做的。我们应当注意到,西方媒体对本国的倾向性报道更是难以置信。比如说,2014年8月在美国密苏里州福根森市爆发的种族骚乱,事实是青年布朗在抢劫便利店以后被巡逻的警察拦下询问,布朗把警察打伤并试图夺取警察的武器。结果是该青年被警察击毙。事后大陪审团决定对于涉案警察免于起诉,警察在处理涉及抢劫,袭警的案件时行为完全合法。可是,在某些媒体人的操作下,新闻的标题就是“白人警察多枪击毙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如果较真,这个标题每个字都是真的,但是这样组合起来无疑会导致黑人甚至全体少数民族的愤怒而忽略了对于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的判断。

人永远倾向于相信自己潜意识中已经相信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思维惯性。在前面的报道中,其实报道的标题完全可以写成“警察击毙拘捕袭警抢劫嫌疑犯,后期调查正在进行中”。但是,这样的报道会引起媒体基本盘的强烈抗议,甚至导致记者的饭碗不保。在美国的确黑人和华人在内的少数民族曾经遭受歧视,在黑人和部分左翼媒体的潜意识里,警察永远是滥用职权的,永远是针对少数民族的,是邪恶的。基于这种认识,为了迎合左翼人士和民权活动家等基本客户群,媒体不能提供客观报道也就不难想象了。同样,在很多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的潜意识里,中国仍旧是落后,贫穷和野蛮的代名词。上学期我的一个美国学生居然在一次关于网络经济短文中说,在中国,很多人民没有接触internet的能力。我在批语中说,你去看一看在2014年11月11日,中国网民在24小时内购买了价值93亿美元的日常用品和礼品,远超美国感恩节网购仅仅24亿美元的销售额。请问,一个大多数人民不能上网的国家如何实现呢?后来学生承认他写这段的时候没有做调查研究。他还好奇地问我,听说谷歌已经退出中国,那你们用什么搜索引擎呢?一定是微软的Bing吧?我告诉他中国占统治地位的搜索引擎是百度而且已经在美国上市。我看到他眼神中的惊讶,那种真心的惊讶。其实我同样地惊讶,百度这样领先的高技术上市公司在美国青年中尚且如此默默无闻,我们能指望美国民众们积极看待原来的确曾经一穷二白的中国呢?

媒体人本身的政治取向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虽然西方的政治体制标榜新闻自由,但是记者和编辑作为新闻自由的实践人群却是有很强倾向性的。就在2015年4月,前后三位共和党成员宣布竞选2016年美国总统。他们参选的新闻立刻被各种讽刺和负面报道淹没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4月12日,美国前国务卿和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选。虽然希拉里涉嫌销毁公共档案正在接受国会的调查和质询,最坏的结果是犯罪起诉,但是她参选的新闻仍旧受到了媒体的追捧。原因很简单,因为大部分记者在意识形态上是左倾的,民主党候选人得到特别的照顾甚至被记者抬进白宫也是不难理解了。对美国的政客尚且如此旗帜鲜明,对于中国这种非西方政治体制的怀疑就更加理所当然了。所以,在未来中国崛起的挑战中必然要面对这样一个长期形成的,为了迎合读者口味,拥有政治偏见的记者和编辑的新闻传播体系。

三、正确选择中国“一带一路”模式的国际话语权获取途径

西方媒体和学界在中国崛起这个问题上往往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一方面充斥着莫名其妙的制度优越感,而另一方面因为现实中落差而产生了强烈的挫折感。我非常同意张维为教授关于“中国人,你要有自信,我们要把不自信送给对手”的论点。张教授用实例和严谨的分析阐述了中国模式的优越性。除了张教授提到的那些政治经济社会方面的成就以外,我认为中国人自信的来源是中国文化的积淀。在最近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可以看出,中国对于国际合作有和西方截然不同的理解。西方的终极目的是寻求一种在全球的统治权,是一种零和的游戏。维护和巩固西方利益的代价是牺牲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这种方法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和无数次地区冲突,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国际关系策略。中国现在倡导的一带一路合作共赢有望成为未来通用的国家交流机制,通过有效的区域合作,带动整个亚欧甚至全球经济的稳定发展繁荣。中国不需要去抹黑和妖魔化任何国家。随着中国经济的繁荣和一带一路的成功实施,中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树立一个经济融合,政治互信,文化包容,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共同体。

在这样一个充满变革的时代,中国的迅速崛起被很多人看作是洪水猛兽的时候,中国媒体和国家形象无疑在面临着考验。问题的关键在于获取国际的话语权而且要多元化信息发布的渠道。谈到国际话语权,我国老一代领导人已经出色地传达中国的声音。比如周恩来总理阐述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毛泽东主席谈到的三个世界理论,已经被全世界广泛接受。在改革开放深入的新时期,个人和企业的行为在获取国际话语权中的作用日益加大。中国企业和个人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完全有能力和义务在各种官方的和非官方的盈利非盈利组织中担任更大的责任。在这方面我国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比如在二十一世纪初移动通信标准的制定方面,中国用自己的TD系列标准成功地取得了在无线通信领域的国际话语权。再比如,很难想象哪家媒体能左右国际奥委会等机构,因为中国在国际奥委会中拥有重要的话语权。这些各个行业国际委员会中的中国声音会有效地抵消和控制舆论方面的噪声而服务中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形象。

最近的涉及中国全球舆情的经典案例可以说是世界各国包括美国盟友对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后简称亚投行)的态度转变。美国和盟国对亚投行的态度的转变可以说是正在变革的国际关系的缩影,中国的影响和实力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亚投行的成立是中国第一次制定了一个全球性金融机构的运行规则。亚投行不仅接纳亚洲国家也同时吸纳非亚洲国家参与。虽然规定非亚洲国家的参与投票限额不能超过25%,同时许诺重大决策寻求成员的一致认可而非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两条制度创新可以说在人类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如果说中国以前的努力是争取话语权的话,未来中国的角色会越来越多地定义话语权。

多元化信息获取途径也是一个重要课题。很多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前殖民地国家独立以后,新闻的来源依旧依靠原宗主国。这样就造成了西方大国事实上对全球舆论的控制。中国决策者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紧迫性并且中国记者已经被派驻到全世界并发出中国的声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变。我认为在逐步扩大中国媒体在信息发布渠道的话语权的时候应当借鉴马云在阿里巴巴上市时候的策略:马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候说,“阿里巴巴不是一个中国公司,阿里巴巴是一个成功的电子商务公司恰巧在中国诞生”。同样我国驻外的新闻媒体,应当不要把自己当成中国官方媒体或者中国官方媒体在海外的扩展。更多的精力应当是把热点事实客观全面地呈现出来,从所在国家和地区以及世界的视角来看待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接地气。争取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媒体的声音能在全世界获得更大的国际话语权并成为世界几大权威信息发布机构之一。

另一个国际话语权获取途径的方式是民间非政府机构组织的针对歧视扭曲报道中国的抗议甚至法律诉讼。前不久,面对美国广播公司Jimmy Kimmel在访谈节目中的不当言辞,海外华裔空前团结,在抗议浪潮下,Jimmy从美国广播公司总部大楼走出来向抗议人群道歉。这就是一个民间组织获取话语权的成功案例。此外,中国媒体人应当以个人身份获取西方媒体的股权和董事会投票权。虽然这些商业权益不会直接影响编辑和记者的行为,事实上则会震慑那些想通过炒作中国负面消息或者挑动中国不稳定的个人或者团体,起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四、共商、共建、共赢的宣传策略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共商、共建和共赢可以说是中国智慧的集中体现。在向全世界推出这些理念的时候却应当引导听众从本国的文化传统方面进行理解。比如说,在美国媒体上宣传共商概念的时候就可以使用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过程作为佐证。早在北美独立宣言起草初期,由于很多州存在有蓄奴现象而对独立宣言中人人平等的写法表示异议,当时大陆会议一些人提出只要是十三殖民地中多数同意就可以通过了。当时独立宣言的起草人约翰·亚当斯和富兰克林就坚持要修改独立宣言已达到所有殖民地一致通过。事实证明,一致通过的独立宣言让十三块殖民地紧密团结在对英国的独立战争中最终取得了伟大胜利。在“一带一路”的模式下,矛盾和利益冲突时不可避免的。在重大问题的决策上,通过积极共同协商,最大程度地追求参与各方一致通过的决议才能是提高“一带一路”模式凝聚力的有效途径。

共建和共赢的宣传就应当更加灵活更加草根。经过几十年改革开放和积极进取,中国公司已经在技术和金融方面具有强大的竞争力。这固然是好事,但我们要注意防止强大的竞争力如果宣传不当,可能成为负资产。在面对强大的中国企业的时候,当地企业和社区甚至可能将这种实力解读为敌对的和竞争性的行为而产生强烈的抵触情绪。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中国企业内部开始。必须让从总经理到普通员工明白,在“一带一路”的发展模式下,中国企业一方面是为了追求利润和发展空间来到海外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同时中国企业也应当将服务当地社区作为另一个重要的目标,只有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文化生态环境,才能实现中国企业和当地企业的合作共处和共同发展。宣传的方式方法要以媒体为辅个人和企业行为为主,鼓励员工在业余时间积极参与当地的社区活动,尊重当地民族习惯和信仰,不搞小圈子,不搞关门主义。提高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公关形象,经营活动的透明性和对当地文化的尊重和积极参与。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模式集中体现了中国内敛、谦虚、合作的文化理念。在全球舆情的媒体竞争中,中国模式的宣传必定会逐渐成为全球舆论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更好地服务中国国家利益,实现沿线国家共同现代化,促进世界的和平发展。

2016-03-10 19:15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6.02)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