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立国”, 亟待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网络化 作者:秦安

编者按:网络时代,治国理政能力的挑战和总体国家安全的威胁前所未有。我们以“数字立国”的战略魄力,与时俱进、顺势而为,就是以“网络强国”为总体目标,以大数据为核心资源,以“互联网+”为基本方法,在这个全新的空间切实立起来,有效维护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网络化,也就是以网络思维、网络资源、网络效率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断优化改进国家治理方式方法,进而在网络空间和通过网络空间提升国家综合实力,让中华民族复兴插上网络的翅膀。这其中,如何清除网络不良信息、遏制网络谣言蔓延已经成为一个紧迫课题,成为网络时代提升执政为民能力水平的试金石。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的总目标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现代化。在推动落实这一治国理政目标的时候,我们必须思考所处的时代背景。网络时代来临,网民与公民、网络经济与国民经济、网络治理与国家治理的融合程度不断深化,国家面临的网络安全威胁内涵也在不断演进。网络炒作、网络谣言、网络攻击和网络窃密,都能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掀起网络风暴、波及现实社会,影响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乃至执政地位。为此,围绕改革开放的总体目标,依托网络时代的根本特征,认清网络时代给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带来的巨大机遇和严峻挑战,善于使用网络平台提升治国理政的能力水平,切实解决现实中面临的重大网络治理重难点问题,成为体现执政能力水平的重大时代命题。

网络空间成为改善优化国家治理体系的战略高地

(一)网络空间跨越传统地域、国防边境、时间限制,网络治理成为新能力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总目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党和政府对执政为民能力提出的新标准、新要求、新目标。要使其变为现实,必须看到网络时代的鲜明特征。在这个虚实结合、全球一网的生存空间和治理新领域,国家治理面临跨越传统地域、国防边境、时间限制等一系列新情况。在全新领域实施国家管辖权,就需要在线上线下联动融合的基础上,进一步改变优化方式方法。其核心就是将网络化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时代特征,善于利用网络资源,汇集网络智慧,凝聚网络力量,基于网络效率,在网络空间和通过网络空间进行国家治理,以网络思维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这个视角看,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网络化,既是网络时代治国理政面临的新课题,也是我党在网上生根发芽,再创辉煌的新能力。

(二)网络效应贯通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各领域,网络效率成为新挑战

在网络空间和通过网络空间实施国家治理的结果都要呈现出网络效应,并贯通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各领域,需要综合治理。目前,网络政治新生态已经成为世界政治的新亮点,网络经济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新引擎,网络冲突正在不断加剧并酝酿网络战争,网络文化在便利文明借鉴的同时演化为文化侵略,网络外交已经成为当下的新焦点。在各个领域纷繁复杂、关联互动的演进变化中,网络效率成为决定胜负成败的关键。同时,网络效率不仅仅是速度上的要求,更有质量上的标准,还有思维上的改变。其核心在大数据领域。目前,大数据已经成为国家发展的“新石油”。但我们更多是停留在“大数据,就是出卖你的隐私”层面,尚未形成体现网络效率的大数据治理模式。如何优化大数据格局下的国家治理,体现网络优势,提升治理效率,已经成为国家安全和发展的严峻现实挑战。

(三)网络舆情事关执政地位、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网络博弈成为新常态

网络空间和现实社会的联动,最表面化、常态化、即时化地表现为网络舆情。这种以网络为载体,以事件为核心,广大网民情感、态度、意见、观点的表达、传播与互动,以及后续影响力的集合,既是现实态势和思想活动的真实反映,也是各种信息在虚实空间联合、融化、化合后的表现形式。从国家治理的视角理解网络舆情,至少要分两种情况看待。一种是自然性的网络舆情,一种是操纵性的网络舆情。前一种需要针对舆情直接治理,后一种则需要挖掘舆情背景后的关联治理。但如何不被舆论裹挟,不被情绪左右,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以始终清醒的战略意识,稳准狠反击别有用心的策划和“温水煮青蛙式”的困局,已经成为网络空间国际博弈的重要内容,其在虚实世界相互传导、相互关联、相互催化,已经成为事关执政地位、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重大事项。

网络不良信息泛滥,直接摧毁社会诚信、政府权威和执政地位

(一)污秽色情成为重灾区,引起网民集中举报,但类似不良信息依然泛滥

3月份,全国各地网信办举报部门、各网站采取措施,积极推进网络举报工作,共受理网民举报296.9万件,有效举报220.2万件,较上月增长16.3%。综合分析全国举报情况,淫秽色情类有害信息举报仍较为突出,达138.3万件,占比62.8%;政治类有害信息举报占比12.6%;诈骗类有害信息举报占比6.7%;侵犯网民权益类有害信息举报占比4.2%;赌博类有害信息举报占比2.9%;暴恐类有害信息举报占比1.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类有害信息举报占比0.1%;其他有害信息举报占比9.4%。这其中,淫秽色情类有害信息举报超过一半,成为不良信息的重灾区。有个值得关注的特点是,色情类炒作和所谓的“大老虎”信息混杂到一起,形成了更加复杂的局面。一些网络为了利益,编造公众人物虚假信息甚至PS照片,以耸人听闻的标题吸引网民打开链接。这类衍生的复合类不良信息值得警惕。

(二)政治谣言尤为突出,网络颠覆意图明显,但 “精确打击”式的有效清除能力不足

从3月份全国网络举报类型来看,政治类有害信息占比高达12.6%,远远高于其后的诈骗类有害信息6.7%。蓄意颠覆者等敌对势力,频频制造网络上的政治谣言,利用网民批判政府、痛恨贪腐的倾向,将社会发展与改革中的个别问题渲染为体制与政府行政的大问题,将现实社会问题的负面效应在网络上发酵、扩大,利用现实与网络的互动,在谣言风起后将各种零散的念头集合成为具有攻击性的意图。更为甚者,网络颠覆势力企图在国内复制西亚北非的“颜色革命”。由于这类谣言有组织性,信息“质量”更有蒙骗性,危害性较大,需要采取“精确打击”式的处置手段。如果简单一删了之,也难免其以不同的方式继续流传,反而导致其不良后果升级发酵。

(三)举报处置有力,网站成为实际上的主力军,但大数据处置能力亟待提升

截至3月底,全国已处置网民有效举报204.6万件,处置率达92.3%;通过各类渠道向网民反馈处置结果200.4万件,回复率达91.0%。其中,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直接受理、处置网民有效举报34976件;各地网信办举报部门共接受有效举报80512件,处置率达91.1%;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共接受有效举报429件,处置率达98.8%;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属地重点网站(包括主要商业网站)接受有效举报208.6万件,处置率达92.9%。其中,腾讯受理举报高达178.9万件,84.2万件来自微信。在这些亮眼的处置数据之外,我们还看到,有很多明显违规的信息因所谓敏感或无人举报,依然在网上大量长期存在,直接影响政府信誉。另外,从数据对比看,政府负责部门仅仅处理数万件,与网站的数百万件相比相差太远,这种主要由商业网站落实的不良信息处置具有一定的隐患,政府主管部分大数据处置能力亟待提升。

牵一网而促全局,加速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网络化

(一)实现“网络突围”,基于网络资源和大数据思维形成治国理政的网络新方法

目前网络恶意炒作的典型性事件,时间节点选择精准,运作手法专业老道,充分利用我们机制体制不足和治国理政能力差距,企图引发思想混乱、社会动荡,动摇民心基础,从根本上动摇党的执政地位。面对这种局面,关键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在网络空间和通过网络空间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其中,首要的是突破网络舆情绑架政府的旧模式,坚持走依法治国的新道路;就是要突破传统思维治理的旧习惯,建立利用网络平台的新模式;就是要改善传统了解态势的老办法,建立大数据格局下掌握舆情态势的新系统。在行动上,应对此类事件的关键是,相关各部门迅速查清真相,用事实说话,以法律作为,尤其要防范权威部门处置不当引起人心混乱的事情发生。以网络公示应对网络传言,让老百姓迅速了解真相尤为重要。比如,北京警方在处理“和颐酒店女孩遇袭”事件中,线上“平安北京”及时发布消息,线下犯罪嫌疑人迅速抓捕到位,成功地将10亿级的网络舆情传播可能引起的恐慌转变为对警方办案能力的信任。其中几个环节尤为重要。一是迅速确认事实,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置顶微博:警方正在彻查,请您继续关注。二是高效公告进展。针对警方办案不力的指责,迅速网络公告办案流程,说明工作状态。三是及时抓捕罪犯。案件发生后仅仅5天抓捕罪犯,并立即网络公布成果。这一切很好地平息了网络舆论进一步演化。

(二)依托网络平台,让网络成为密切党群关系、体现执政为民的高效新平台

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我们制度的优势所在。斯诺登披露“棱镜门”事件,彻底唤醒了中国网络空间战略意识。习总书记领衔成立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开启了中华民族网络强国建设新历程。在打击网络谣言的过程中,我们要始终发挥我们的优势,持续发挥“一把手”工程的权威效应,进而形成治国理政的新能力。其一、基于“一把手”工程的权威协调督办能力:在应对网络恶意炒作实践中,要充分发挥权威性,积极主动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并对重要事件及时督办,这样才能尽快还我清朗网络空间。其二、相关部门和行业协会的网络化治理能力:充分发挥国家安全、公安,包括行业协会在内的各种机构的网络治理意识和网络治理能力,并通过《网络安全法》进一步明确权利义务,从而加大依法治网的常态化力度。其三、智库和行业的专业配合能力:国家有关部门配合专业智库和网络安全行业,发挥专业特长,利用技术手段,深度剖析典型事件,寻找最佳治理模式,走出新闻记者敲门爆料的盲目热炒。其四、广大网民万众一心的监督反馈能力。目前,中央网信办已经成立了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但在举报方式网络化上还需下功夫。比如,对于微信不良信息举报,目前只是非常便捷地向腾讯举报,这个便捷通道没有直通网信办,使举报效果大打折扣。为此,国家职能部门实施有效网络管辖,体现执行力、公信力和法制效力,关键在于效率。只有把握网络舆情特征,以网络节奏、网络效率、网络思维进行处置,尤其要善于发动多元力量参与网络治理,对于此起彼伏的明显不符合事实的网络谣言,需要果断出手,迅速行动,避免处置滞后甚至未能处置,让谣言传播者抱有侥幸心理,客观上纵容了网络谣言传播。只有这样,才能有效遏制网络恶意炒作的嚣张气焰,走向依法治国、网络空间法制化的正确轨道,塑造清朗的网络空间新生态。

(三)坚持全民教育,让人民成为明辨是非、遏制不良网络信息传播的强大主力军

由于网络空间互联互通、高度开放,有效监控、明辨是非离不开人民群众,他们始终是网络空间清朗的依靠力量。为此要善于广泛发动人民群众,多管齐下、长期谋划,形成遏制网络谣言的人民战争。首先,要从娃娃抓起,从青少年抓起。青少年被称为“互联网一代”,他们是网络空间的“原住民”,对网络熟悉,靠网络交流。为此学校应加强对青少年的教育、引导和服务,培养其健康文明的上网习惯;家长应鼓励青少年更多地参与社会实践、文化活动,积极融入社会生活。通过线上线下互动,让他们深入了解网络陷阱,善于辨析网络谣言,始终警惕网络颠覆。其次,要形成长效机制。截至2016年3月底,举报中心今年已发放举报奖励127.61万元,对广大网民举报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仅仅这些机制还不够。我们可以在初中、高中、大学广泛开展网络不良信息清除活动,类似于“爱护地球、清理垃圾”,“爱护网络,清除不良信息”等活动。也可以鼓励青年学生向网络上传正能量的故事等,主动占领网络主阵地,让优良信息在网络空间生根发芽,广泛流传。特别,要开发便捷的网络分析、举报工具,用信息网络技术武装广大人民群众,让他们具备更强的辨别、清除不良信息的能力,进而形成举国上下维护清朗网络空间的合力。


2016-04-25 14:24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6.04)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